Zena Ayers

朋友们救救我!
求推荐好用的生发洗发水之类的。
柳屋就算了那个我用完一整瓶依然没啥卵用。
我要哭了,明明没看多少专业书怎么头顶就秃成这样了啊摔。
好像今年夏天实习那段时间掉发就特别严重,开学后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
呜呜呜呜出师未捷头先秃QAQ啊啊啊啊啊啊

嗯,科三挂了。
开学以来过着除了上课就是练车,夹缝中跑申请跑材料,每个课间都在跑酷的日子。
最近真的有点累,心力交瘁。
提心吊胆地等CSC校内推荐结果,因为种种原因选上不好,选不上也不好,说不清自己是以什么心情在等。
学校缩了人文院保研名额,缩了一半,杀得15级措手不及。至少我们这级比学长学姐提前一年看到了,还有时间应对,但真的心疼他们,对这一切有点绝望。

这段时间不会写什么了,等我缓缓从焦虑的泥潭里挣扎出来,也许十月十一月状况好一些会想继续写点什么。
负能量爆表,抱歉了。
我依然爱维勇他们两个。

【维勇】坦白从宽

R18

一锅又柴又干的肉,强硬的sex,被逼问C梦内容的羞耻play, 包含spanking,rimming请注意

短小请注意。

写的时候心情不太好,用词简单粗暴。

—— ——

走链接

长图链接

—— ——

#一种错误的应对方式#
上课老师提到一个案例。
一个八九岁的有强迫性思维小男孩来求助,他说自从某一事件后总担心自己的小鸡鸡会掉下来飞上天,担心到寝食难安的地步。
然鹅我心里想到的回应却是"没事的,你的小鸡鸡太小了,还飞不上天的。"
这样我绝对会被控告x骚扰吊销执照。(😂)

【维勇】家暴、酗酒、婚外情(1)

相信我这是甜饼(用我另外五十多篇沙雕傻白甜做担保)

婚后故事三则之一

1、家暴(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作为导致离婚的重要因素之一的家暴问题,是我们谈及婚姻时不得不提到的。

在同性婚姻以及异性婚姻中,无论是婚姻关系中的哪一方,都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冷暴力、肢体暴力、X虐/待……这对受害者,尤其对男性受害者(依据一项调查,在亲密关系中遭受暴力而向专业机构求助的人中,男性只占不到一成*,这并不代表男性较少成为家暴的受害者,相信我,男性在亲密关系中遭受暴力的比例远超你的想象)而言,是一件不太容易启齿的事情。个体要想突破对于“男性气质”的刻板印象并非易事,尤其是在掌握主流文化导向的那一部分人营造出的群体压力下。

哦偏题了。

你问我是谁,一个普通人罢了,恰好职业病就是“多管闲事”。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邻居,一对看上去恩恩爱/爱的夫夫。为什么我强调了“看上去”,这就是我的疑虑所在。

胜生先生——很显然他充满异域风情的黑发和棕瞳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东亚血统,是个谦和有礼的好邻居。从他时不时送来一些自制的日本点心这一点,我就几乎爱上了他。而他的丈夫,尼基福罗夫先生,地道的斯拉夫人,看上去像是个温柔的绅士。我再次把重音加在“看上去”,没错,我怀疑尼基福罗夫先生对胜生先生存在家暴行为。

这不是捕风捉影。

胜生先生常穿高领衣服,起初我只以为那是东方人的神秘生活习惯——也许颈部保温就是他们不老的秘诀呢。直到有一天,那是个晴空万里的周末,充足的太阳光线确保我所见属实,胜生先生穿着一件宽松的居家服出来丢掉打包好的垃圾。我们打了一个照面,胜生先生对我友善地挥挥手,难得一见的白/皙颈部暴露在空气中却惊得我倒抽一口凉气——好家伙,布满了暗紫色的淤痕。胜生先生察觉到我的目光后神色有些复杂,他装作无意地抚了抚后颈,用胳膊遮挡住我的视线,然后有些慌张地告辞了。

随后再与这对夫夫碰面的时候,我都有留意胜生先生那覆盖颈部的高领下若隐若现的淤青,以及无需留意便可感受到的来自尼基福罗夫先生的带有威胁意味的目光。

“管好你的眼睛,少管我们家的事。”我姑且解读了一下,不寒而栗。

可怜的胜生先生,混蛋尼基福罗夫先生。

我有必要做些什么。

我抓圌住每一次与胜生先生单独碰面的时间,话里话外暗示他是否需要反家暴组织的介入,但他都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这让我急的直想跳脚。兜兜转转明里暗里地向胜生先生传达我的关切无果,我决定造访胜生先生家一次。

“谢谢你的苹果派。”胜生先生端坐在沙发上手掌放在膝盖上微微歪着脑袋看向我,可爱极了。我开始嫉妒并唾弃尼基福罗夫先生的不知好歹。如果胜生先生是我的恋人,我绝对会把他捧在手心里百般宠爱万般呵护。

“不用客气,胜生先生做的点心也很好吃呢。”我坐直身子微微向前倾,表示我希望与他继续交谈。“尼基福罗夫先生平时很喜欢吃点心吗?”

“哈哈,当然啦。维克托的口味很像小孩子呢,他不容易发胖的体质让他在吃的方面从不亏待自己,他其实很贪嘴的。”提到丈夫胜生先生的眼睛刷的亮了起来,甜甜的笑容糖分超标。“别看他在人前一副正经模样,不正经起来简直要命。”

我仿佛抓到了重点,恨不得敲着黑板画条横线。“有多么不正经呢?”

“哦,那真是多到数不清。”胜生先生盯着地面艺术瓷砖上的一条线看了好一会,眼睛才转动起来看向卧室那一侧。“吃飞醋,在家里耍小脾气,感觉还不如上小学的孩子懂事——大概也就是幼儿园的水平吧。”

我跟随着胜生先生的目光疑惑不解打量了一番卧室里的装潢,静静地等待后面的话。

“不分场合地动手动脚,上次明明是在晚宴上和赞助商谈话,突然走近搂过我的肩膀不由分说地亲过来……事后我狠狠地教训了他。”

我一头雾水地听着,心中尼基福罗夫先生的形象突然从施暴者转向了受害者。嗯……双向施暴?

“后来才知道他是不爽一位赞助商先生看我的眼神。他真是擅长给自己捏造假象的情敌。明明我才是要担心这个问题的人,到头来他确实吃醋次数最多的那个。”胜生先生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我注意到他有些脸红。

“吃醋就算了,他对此采取的举动真的很幼稚,你也注意到了吧,他留在我脖子上的痕迹。”

我从头昏脑胀中一个激灵来了精神,对着他猛点头。

“哦,总是消不掉,他隔三差五添上些新的,导致我所有低领上衣闷在衣柜里集体失业。”胜生先生停顿了片刻,咽了口唾沫,突然抬头对上我的目光。“其实我有些好奇,别人也是这样的吗,呃,我是说,结婚后占有欲有增无减,就连脖子也要吻上印记的这种情况,很常见吗?我想你也许会了解……”

迎着胜生先生真诚的眼神,综合上述谈话,我在这场跨服交流中认清了自己先前的判断失误。

“并不那么常见。”我润了润喉咙,紧绷已久的坐姿松弛下来,甚至都想躺到地上打个滚。“像尼基福罗夫先生这样,炙热又深沉的爱意……真嫉妒你,胜生先生。”

“唔。”胜生先生的脸蛋彻底红透了,他躲躲闪闪的目光诉说着我不想读懂的恩爱事迹。

我坐了一会决定告辞,我已经没有继续坐在这里的理由了。在玄关处我和尼基福罗夫先生碰上了,他优雅友善的问候并不足以掩盖他不爽的目光。

“不准觊觎我的宝贝。”我想这次我解读的八九不离十。

离开玄关后我听到了如下对话,向上帝起誓我并非有意偷听,而是那声音穿透力极强带着目的性钻进我的耳朵。

“勇利~亲我一下嘛。”

“不要,你昨晚亲了一晚上。”

“勇利明明很喜欢这样,一边抓挠我的后背一边索吻的样子很诱人的哦。”

“才、才没有!维克托笨蛋!”

“没有吗?我的后背又是哪只小猪的杰作呢?”

“都是维克托的错!那么大还要那么用力……我会受不了的……”

“哦,那真是我的错。亲爱的,今晚我们慢,慢,来,嗯?”

“嗯……”

 

我抱着膝盖蹲在自家门口,捯饬起几个意义重大的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是不是个傻子?

第三个问题有待补足数据商榷,第二个问题显而易见。

至于我是谁,哦,一个被那对夫夫的狗粮塞得消化不良的普通人罢了。

 

 —— ——

*数据来源有待考证,存在一定程度的捏造,请注意

开学之后琐事比较多,最近在练车考科目二,再加上准备语言成绩,只能见缝插针地码文_(:з」∠)_

好困好困(哈欠)

我…快写完的时候电脑电量耗尽自动关机了。
吐血_(´ཀ`」 ∠)_

【维勇】Coffee, Tea or me

沙雕段子
烂梗

"Coffee, tea or coca cola?"
空乘人员的小推车距离他还有两排座位。胜生勇利犹豫了几秒便在心里迅速做出判断,他要可乐。
作为运动员在赛季喝可口可乐是个理由完全不充分的选择,如果他的教练在身边准会责备他的任性。
但人在高空中总想放飞自己一小会。
并且好在他的教练被那该死的选座系统分到了遥远的另一端。登机前他因为这个还失落了半个小时,现在却暗自享受起难得的自由。人真善变,嗯哼。

小推车终于摇摇晃晃地来到他面前,他的喉咙迫不及待想被久违的碳酸充满。
"Sir, coffee or tea?"
消失了。关于气泡在口腔里炸开的碳酸幻想破灭。
勇利疑惑地抬起头撞上一双熟悉的晶蓝眼睛。
"Co…Coffee, please."
遇到某人之后他才发现被自己的唾沫呛到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漫长的飞行后小推车再次回到窄过道里供应理应是降落前的最后一次饮品。
勇利正襟危坐起来,顺便理了理睡得一团糟的头发。
"Sir, tea or me?"
某些选项意料之中的缺席并不足以让他惊讶,而多出来的那个着实刺激。
"T…Tea."他的舌头狠狠打了一个结,爆破音才冲出口腔,而他们所乘空客330恰好在颠簸中突破云层。
"Oh."一闪而过的遗憾。勇利得到了一杯不配砂糖的纯净红茶。
他心有余悸地啜了一口,距离飞机开始降落还有一杯茶的功夫。

小推车不安分地在他身边徘徊。
" Vitya, Vitenka or me?"
有区别吗?
当然有。
尺码不怎么合身的空乘制服诱惑力丝毫不打折扣,勇利扯了扯安全带,他的裤子有些紧。
"你,只要你。"
这个世界上可以有很多的维克托,他们在各自的轨道上毫无关联地滑行,他们互不相知,他们与勇利无关,连六度空间都不需要用上的八竿子打不着。
勇利的爱人只有一个。教练也好,在飞机上的乱来也罢,他爱眼前这个人。
满分回答的奖励是一个挑/逗又热情的深吻。

旁边一排有乘客躁动起来。
"维恰,就算他们是你的的粉丝,你也不能这么胡闹。"在雅科夫不怒自威的语气中勇利看到了不远处抱着签名全程观望的正牌空姐空少们。
"他们都同意了的,而且我也没有很过分呀。"两颗纽扣没能扣上的制服给了维克托大晒锁骨的机会,黑色领带松垂在领口摇摇晃晃。
"再不换好衣服回到座位上我就代替机长把你一脚踹下飞机。"雅科夫不留情面地瞪着维克托。
"勇利要和我一起开始一场空中约会吗?我们也许会相拥着降落在海面在日出中化为泡沫。"维克托显然习惯了雅科夫的威胁并且丝毫不在意后果。
"不了,除了普尔科沃机场我哪里都不想降落。"勇利选择平息雅科夫的怒气以免伤及无辜。
"还有你的心里。"在维克托耷拉着脑袋交回小推车以后勇利趴在爱人的肩膀上悄声补充到。
一时兴起cos空乘的捣乱者回到座位上,砰砰跃动的心回到胸腔里,勇利那杯冷掉的红茶全部进了垃圾箱,飞机开始降落了。
{完}

没干完正事还瞎几把摸段子的我(´-ι_-`)

【维勇】盖好被子,小心背后

巨短。

本篇由可爱又可口的勇利来为我们演示在未婚夫面前睡觉踢被子的后果。

R18场面出现所以也请看文的时候小心身后XD

睡袭小……车轮。

大概算是【擦枪走火】点文(还债)感谢 @胡萝卜味猫咪


—— ——

链接。


长图。

—— ——

天气转凉姑娘们记得盖好被子睡觉,否则会收获痛经&感冒 _(:з”∠)_

【维勇】宝贝儿你忘记屏蔽我了

一个校园paro的傻白甜故事ooc (私设是用wx而非ins)

双向暗恋小短篇 乱七八糟无脑小甜饼

放飞自我自娱自乐

 

胜生勇利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他暗恋同社团的维克托前辈到了抑制不住洪荒之力出现痴汉行为的境地。比如说到学长的宿舍帮忙搬物资的时候他在一个独自等待的场合忍不住扑在学长的枕头上狠狠地嗅了嗅残留的雪松香,还意外收获了一根掉落枕侧的银发。

当晚他激动地把银发封进水晶滴胶,凹出一个精致的钻石形状,发动态大晒特晒。

【真的好香!好喜欢!】

配图是他的钻石状滴胶作品,由于画质压缩封存其中的银发并不起眼。

评论:

南健次郎:勇利学长又发图文无关的动态,就算这样咱也喜欢勇利学长!

西郡:滴胶有香味吗?

优子:勇利又去吃猪排饭了吗?

披集:勇敢地上吧,室友永远支持你~

克里斯前辈:哟,我们勇利长大了(心领神会.jpg

妈妈:注意身体,好好吃饭


好吧,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不完全算是一个秘密。他当即用一顿饭封了披集的口然后软磨硬泡恳请身为维克托室友的克里斯前辈保守秘密。

“勇利要主动出击哦,我是很看好你的~”克里斯以替他值班一学期的不平等条约为条件交换后还不忘打趣勇利一番。

“多谢前辈,我会尽力的!”勇利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三四个滚才让自己平静下来,脸上的余热迟迟不能褪去。

主动……出击吗?

他真的可以向维克托前辈传达爱意吗?

算了,还是先让他多做几天的心理建设吧。

 

心理准备还没做好,编辑修改了三十多遍的爱意还没突破二进制落实到口头,克里斯前辈的不平等条约倒是首先生效了。

“今天下午就拜托勇利了,帮忙整理一下这些文书就可以了❤”

勇利自暴自弃地坐进凌乱的办公桌。维克托前辈……好遥远啊,他没有信心迈出那一步。心里忍不住写起被拒绝后的一百种失恋悲剧剧本,他趴在一沓还未装订的文件上捂着脸暗自神伤。

“咦,克里斯呢?”熟悉的声线吓得勇利一个激灵从咸鱼瘫的姿势弹起摆出一个正在努力工作的模样。不过他确信刚才那一幕已经被尽收眼底,因为他清楚地捕捉到了维克托前辈极力压抑过的一声“噗嗤”。

“克里斯学长拜托我帮他值班。”勇利忍住想逃出门飙泪爆衣狂奔的念头,掐着大腿内侧稳住了自己一本正经的假笑。

“啧,这家伙。”维克托眼神闪烁了片刻,随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所以勇利现在有什么要做的工作吗?”

“嗯……整理这些文件!”

“加油。”

维克托从书架内侧摸出一本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社团志,拉开一张椅子就近坐下来,目不斜视地研究起那本册子。

奇妙的氛围。勇利心不在焉地做着交付与他的工作而他所深深喜爱的维克托前辈就坐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专心致志地读着一本废纸一样的册子。这给他提供的便利就在于他可以每分钟三次将眼睛转过去偷瞄他心中的男神。银发,蓝眼,长长的睫毛看起来很是柔软,这三者的组合又构成了一副俊朗的斯拉夫青年面容。几乎忘光了维克托进入活动室前他内心谱写的那些颓废文学,胜生勇利在短短半个小时内转职为披荆斩棘的爱情小说幻想家。

从发顶开始亲吻,嘴唇沿着眉心一路下行,那朝圣一样的路径上薄而性/感的双唇是他的耶路撒冷。

“勇利?”一声轻唤让勇利浑身打了个寒颤,手忙脚乱从幻想切换到现实,他慌张到甚至没留意维克托直接叫了他的名字而非胜生。

“是!学长!”这种情况下换成“遵命长官”也不会有任何违和感。

“整理完了吗?”维克托清清喉咙,表情看上去严肃极了,也紧绷极了。

“马上!”勇利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蠢事,至少在心爱的前辈面前不能表现成一个懒惰的后辈。

他将头深深埋进那堆不明所以的文件中,除了分类所需的字母标号外,其余一个字他都读不进去。排列,对齐,装订,归档,推入档案架。当他从惶惶不可终日中抬起头,维克托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这个蠢蛋。

 

勇利没有急着跑去食堂,哪怕这已经是饭点尾声,食堂最后的几只三明治也要在饥肠辘辘的健身人士手中被消灭。他陷入自我唾弃的循环,只想倦怠着毫无意义地吞咽口水。

手机被点亮,他无精打采地码了一排字。

 

【要怎样做才好呢,明明那么喜欢。】

配图是窗外的一片夕阳。

 

评论:

披集:勇利在哪呢,要帮忙买晚饭吗?

南健次郎:咱永远支持勇利学长!

克里斯前辈:噗,触景伤情?

妈妈:晚饭吃了什么?

美奈子老师:喜欢就去做,不要犹豫。


门被拉开的声音格外响亮,他惊了一刹。

“我带了三明治,要吃一点吗?”来人就是他悸动与烦恼的源泉,勇利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拒绝了。

“谢谢前辈,我不饿。”

“真可惜,我多买了一份。”维克托摇摇头很不赞成似的,将多出的那份放在桌子上。

“前辈还有工作没做吗?”

“没什么,一点小事。”他把那份看了一下午的册子放回书架,转回来看着勇利。“克里斯还有别的事情交给你吗?”

“没有了。”

“很好,我这里有。说起来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维克托说着不经意瞥了一眼勇利倒扣在桌子上的手机,微笑着晃了晃自己的。

 

“哇啊啊啊啊。”勇利回到宿舍后持续发出土拨鼠尖叫。

他迅速确定了一下他万无一失地将维克托放入了分组——他为这个人建立了一个新的分组,组下仅此一人,分组名称是一个造作但是恰好符合勇利心情的“❤”。

毕竟发了那些充满暗示意味的动态,被当事人看到会很尴尬。他这样想着,感觉分组屏蔽下的一切天衣无缝又美妙至极。

他翻滚着忘记了洗漱更衣,直到门禁时间将至,一条新的消息点亮他的眼睛。

“方便到楼下来吗,白天忘了点事情。”——维克托前辈

勇利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就火速赶到了楼下。

令他心动到差点心肌梗塞的维克托前辈一把抱住了他。

“勇利,你喜欢我吗?”

“喜喜喜喜欢!”

“那就好,我也喜欢你!”

事情发生的太快,被吻到岔气之前勇利都没来得及询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哦,我纠结了很久怎样试探你的心意,直到我看到你的动态。”

“什什什么动态?”

“偷闻我枕头的小猪果然是勇利~我的床都沾上你的甜味了呢。”

“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哦,我还特意把内/裤留在衣架上了呢,勇利用到了吗?”

“不是的!我真的没有!”

“别害怕,毕竟当时把勇利骗进社团的时候我连蜜月去在哪里度都想好了哦~”

“……”

勇利现在才有时间整理发生过的一切。

他被前辈表白了,他被前辈吻了,前辈要和他度蜜月,前辈蓄谋已久要……等等!

“所以说,勇利果然是忘记屏蔽我了。”维克托露出了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勇利顿觉无路可逃他那些花式夸维克托的蠢话全部都暴露了。

那就这样束手就擒好了。他索性闭上眼回了一个深深的吻。

{完}

 —— ——

 解释一下:

想到这个梗的契机是现实中沙雕至极的惨案。起初我并没预料到我会加同事的微信,所以刚开始实习的两个周里我在pyq发了不少办公室里的智障搞笑小剧场,后来因为金钱交易(饭费hhhh),我加了他们并迅速建了一个新的分组,以为分组屏蔽万无一失。直到整整一个周后我才意识到我加他们之前发的那些嘿嘿嘿哈哈哈的东西是没有屏蔽掉他们的。我……人设崩塌(原形毕露),用整整一晚抱头打滚并音波攻击室友。所以综上所述定期智商掉线的我,沙雕本雕_(:з」∠)_

我还有一个周的暑假hhhhh不过要先咕咕几天我实习报告学年论文还没写(瘫)

【维勇】对ASMR的两个重大误解——之二

老维对录制过程&用途存在重大误解

啊18 睡jian相关,文字支离破碎。

画风诡异的破车 慎

与上篇 重大误解之一 不在同一时间线

极短

—— ——

链接

长图

再次:向每一位用心做ASMR的ASMRer道歉!

—— ——

按照我这个一天一更换几天一轮回的文风,掐指一算下一篇大概是智障沙雕文hhhh

趁着没开学肆无忌惮地修仙。其实是白天睡多了结果日夜颠倒,明明身在东八区却过上西九区作息。

还是早睡早起养生护发好_(┐「ε:)_